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107
書  名:夫君怪美的(卷七)完
作  者:冉兮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解開誤會,阿善跨越心理障礙,和容羨成了真正的夫妻,
她從沒想過,冷心冷情的容羨寵起人來,竟是這般「無節制」,
既然已經把心交出去,阿善自然樂意配合,做個完美嬌妻,
小倆口如膠似漆,阿善享受夫君疼寵的同時,宮中卻不甚太平,
二皇子容辰起兵造反,在容羨的運籌帷幄之下,順利平亂,
慈孝太后久病不癒,背後有嘉王容迦的手筆,更讓阿善憂心忡忡,
儘管有容羨撐起一片天,容迦的事一日未解決,她始終難安……
二皇子容辰逼宮事敗,最終自戕,朝中的勢力亦重新洗牌,
慈孝太后的大限如期而至,成燁帝病重,將大權移交給嘉王容迦,
眼睜睜看著父親顧侯和慈孝太后相繼辭世,阿善身心俱疲,
另一邊,為爭皇位,嘉王容迦與容羨之間的角力也漸趨白熱化,
阿善很清楚,這一戰終究無法避免,她只希望自己不要扯容羨的後腿,
誰知,雙方對峙之際,她還是被容迦抓住,推到了前線……
她已經欠容羨太多,難道這輩子還是注定要當壓垮他的那根稻草!?
第一百八十一章 謀劃


如同容羨預料那般,這次顧伯遠主動喊容羨帶阿善回府吃飯,出自顧惜雙的主意。
容辰被打入天牢後,顧伯遠開始憂心自己大女兒沒了靠山,誰知顧惜雙會在這個時候懷孕?他又喜又憂,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為了方便外出聯繫容辰的部下,顧惜雙前日就搬回了忠勇侯府,她本就擅長謀劃,如今為了容辰和肚中孩子,更是連親爹都算計上,她的確不是平白來找顧侯求溫暖的,她日日來侯府看顧侯,只是為了裝柔弱、博心疼。
顧惜雙要的很簡單,她只要顧侯的天平倒向她這邊,她要讓顧侯捨下顧善善,來到她的陣營中。
後日,也就是容辰準備出手的那日,顧惜雙為了幫容辰絆住容羨,特意央求顧侯在明晚喊容羨和阿善回侯府吃飯,她準備在這場晚宴中做手腳,若是一擊不成,她就命隱在暗處的人手包圍侯府。
對此,顧侯毫不知情。
到了第二日,天陰沉沉的,醞釀著一場風雪。
阿善醒來時聽到窗外呼嘯的寒風,她縮在容羨懷中,往錦被外探了探手,一隻手準確截住她露出的胳膊,又塞回被窩中。
「好冷。」阿善嘶了口涼氣。
容羨慵懶摟著她,睡意朦朧沉笑著,他低啞道:「冷還往外探。」
「因為要拿衣服。」阿善比容羨清醒許多,目光看向搭在屏風上的衣服,她從容羨懷中動了動。
容羨下巴抵在阿善的頭頂上,閉著眼,將人摟緊道:「再睡會兒。」
「不行,我要去給祖母煎藥。」不止煎藥,阿善還要給慈孝太后全身按摩,按摩完繼續去翻查醫書,同南宮復討論,考慮到晚上要去忠勇侯府,她今天只能早些起床。
「這藥旁人一樣能煎,什麼事妳都親力親為,還要宮人和御醫做什麼?」容羨難得能抱著阿善多睡會兒。
阿善推了推他:「你今日怎麼不去上朝?」
「陛下龍體抱恙,今日罷朝。」
「怪不得……」阿善「啊」了一聲,正要出口的話生生止住。
容羨緩慢睜開眼睛,手撐額頭勾起阿善一縷頭髮,湊近她低語:「怪不得什麼?」
阿善推了推他,錦被下滑,露出裡面佈滿星點吻痕的香肩。
容羨看到時,眸色微暗,勾起錦被沒過阿善的下巴,阿善縮在被中小聲抱怨:「怪不得你昨晚不節制。」
自從開葷後,這人每晚都要來,考慮到阿善的身體情況,容羨一般會克制些,昨晚他似沒了顧慮,折騰著阿善到半夜都不肯放過,原來是因為今日他不用上朝。
「去幫我拿衣服。」相處久了,阿善也逐漸放開了,這麼冷的天,她不願離開被窩拿衣服,就指使容羨去拿。
容羨不動,漫不經心把玩著阿善的頭髮,像是沒聽到。
「喂!」阿善戳了戳容羨,見他還是沒反應,她氣鼓鼓道:「你別裝聽不到,快去幫我把衣服拿過來。」
「再睡會兒。」容羨總算有了回應,卻還想勾搭著阿善繼續睡。
相處這麼久,容羨向來雷厲風行,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雞早,阿善還從未見過他戀榻,其實容羨不是戀榻,是戀阿善香香軟軟的身體,想擁著人多纏綿會兒。
阿善不解風情,用手指繼續戳容羨硬硬的胸膛,催促著:「快去幫我拿衣服啊!」
「不拿。」抓住阿善不安分的小手,容羨展開她的手指一根根攏入掌中。
清醒後,容羨的聲線中自帶一股子清涼,他微瞇著眼睛笑:「善善膽子大了,都敢指使夫君了。」
阿善幾次用力,抽不回自己的手,不禁有些惱:「我怎麼就不能指使你了?我的衣服是被你甩到屏風上的!」
容羨養尊處優,毛病不少,自從和阿善在一起後更加的難伺候,但凡他在,他就不准妙靈等一干人入寢房,所以阿善起身為了方便,都將衣物放置在榻旁。
昨晚兩人一回房,容羨就將她按在屏風上親,霸道的男人將她的衣裙甩了滿地,除了屏風上的,地上還落了一件。
「以後再也不讓你親了!」眼看著時辰不早了,阿善見容羨不動,只能咬牙自己起床,人才剛坐起來,就又被按了回去。
見阿善真要惱了,容羨傾身扣住她的肩膀,輕咬她的唇瓣,哄道:「好了,夫君去給妳拿。」
容羨體溫低,也不怕冷,穿著寢衣就掀被下了榻,幫阿善拿了衣裙後,他也不準備睡了,就站在榻旁看阿善穿衣服。
阿善怕冷怕到都不願意出被窩穿衣服,眼看著她在被窩中動來動去,困難的穿著衣裙,容羨低笑著調侃:「要不要夫君幫妳穿?」
「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阿善穿好衣服終於從被窩中爬出,她洗漱過後,匆匆要去看慈孝太后。
容羨拉住她的手,不太想放人:「就這麼走了?」
阿善胡亂往他臉上蓋了個章:「晚上見。」
他今日不上朝,事情也不多,明明能陪她一整天,這姑娘竟說晚上見?
伸手輕觸阿善剛剛親過的地方,容羨扭頭看向跑走的阿善,心想他家小嬌妻對他可真夠敷衍。

這天一直陰著,到了下午,陰得越發沉悶。
阿善忙碌了一上午,下午被容羨逮著睡了會兒午覺,她睡著後,再次被佛岐山夢魘纏身,醒來時,她見外面下了雪,不知是不是天氣的原因,她心慌得厲害。
「姑娘,晚上妳準備穿哪件去侯府?」妙靈幫阿善找出幾身衣裙:「晚上冷,妳穿這身暖和些,但奴婢又覺得姑娘穿這身海棠花最顯氣色,侯爺也喜歡看姑娘穿亮色,啊,對了,姑娘也可搭著世子的衣色配。」
「他除了黑就穿白,和他有什麼好搭的?」阿善口中這麼說著,最終卻選了件月白長裙,那裙子和容羨的衣服出自同塊布料,不是純白,衣料泛著隱約的幽藍。
眼看著天色漸晚,阿善換好衣服,準備同容羨出宮,容羨下午出去了一趟,這會兒直接在賢禧宮外等她。
行至宮院,阿善遠遠就看到了容羨,馬車下,男人墨髮白袍清冷俊美,長身直立等在那處,背景是朱紅色的宮牆和落雪。
聽到腳步聲,容羨扭頭朝阿善看去,在看清阿善身上的衣裙後微微挑眉,阿善感覺自己的小心思被他看穿,快步跑到他身邊。
「快走吧!」自從醒來,阿善心口發悶,有些頭疼,被容羨扶上馬車後,就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雪落不停,馬車緩緩向著宮外駛去,與此同時,宮外的某處街角,灰袍道長看著天色掐指一算,臉色瞬變:「不好!」

自從嫁給容辰,顧惜雙已經很少操勞下廚。
今日她在侯府親自下廚,做了滿滿一桌菜,笑著對顧侯道:「一想到善善他們要回來吃飯,女兒就閒不下,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菜多些也熱鬧。」
說著,她眼眶一紅去摸肚子,低喃道:「可惜殿下受冤還在天牢。」
顧惜雙明知自己那好夫君都做了什麼,但她一口一句全是在為容辰洗白。
顧侯對張皇后一事瞭解不多,聽顧惜雙這樣說得多了,他還以為容辰是真的被人陷害,於是安慰著大女兒道:「莫傷心,爹爹定想法子救出二殿下。」
他就一被削權奪勢,無兵權、無靠山的侯爺,能想出什麼法子救人!?
顧惜雙在心裡冷笑,表面上卻連連點頭:「女兒相信爹爹。」
看時辰,阿善他們也該到了,顧惜雙找藉口支走顧侯,轉身在機關酒壺中下了毒。
「拿來了嗎?」
貼身丫頭綠棠鬼鬼祟祟推開後廚的門,她走到顧惜雙面前,掏出懷中的紙包:「奴婢剛試過了,這香聞久了的確會四肢發軟。」
「不止。」顧惜雙冷哼一聲:「妳若是聞得再久一些,怎麼暈的都不知道。」
查看過盤香後,顧惜雙又將東西交到綠棠手中:「這香點燃沒有氣味,一會兒妳找個沒人注意的地方點燃,好生看著,別讓它滅了。」
綠棠雙手接過應下。
顧惜雙還是不放心,她拿帕子擦乾淨手,端著最後一道菜邊走邊吩咐:「到時候機靈著些,別被容羨的人發現問題,若是此事成功,少不了妳的好處。」
「奴婢定不負皇妃的期望!」
吱︱︱
綠棠先顧惜雙一步走,幫她推開後廚的大門,嬉笑的面容忽然僵住,綠棠在看清外面站的人時,嚇得睜大眼睛。
「侯、侯爺。」綠棠被嚇得話都說不俐落了。
顧惜雙臉色一白,她沒想到顧侯竟會去而復返,勉強撐起笑容,她剛想若無其事同顧侯說話,顧侯就冷著臉質問:「妳在謀劃什麼!?」
「爹……」顧惜雙想要解釋。
還不等她想好怎麼說,顧侯又厲聲呵斥綠棠:「把妳主子給妳的東西交出來!反了妳們不成?雙兒,妳知不知道容羨是何身分?妳想利用爹爹謀害他?還是想連我一同害死!?」
顧侯剛才就覺得綠棠鬼祟,站在門外,沒想到會聽到這麼一齣陰謀。
他像是頭一次認識自己這個大女兒,看著她的目光很是怪異:「雙兒,妳可想過,妳做這些,置妳妹妹於何地?」
「她算我什麼妹妹!?」顧惜雙被顧侯一通逼問後方寸大亂,忍不住頂了句。
這句話一出,她瞬間清醒,見顧侯看著她的神情越來越怪異,手中捧著的菜盤落地,她跪在地上嗚咽哭了起來:「爹爹還不明白嗎?二殿下阻了容羨的路,就是他陷害二殿下入天牢,他要讓二殿下死!」
顧惜雙為什麼會在這種關頭來找顧侯?她打的就是親情牌。
想想自己與顧侯數十年的親情,那顧善善一失蹤就是十多年,找回來才同顧侯相處幾個月,就這幾個月,兩人能培養出什麼感情?
「爹爹,你幫幫女兒吧!若是今日不成,雙兒同二殿下都要死。」顧惜雙抽抽搭搭,跪著去抱顧侯的腿:「女兒肚中還懷了二殿下的骨肉,難道你就不想看著外孫順利出生嗎?等到後日塵埃落定,女兒保證不會傷害他們。爹爹,你什麼都不用做,今晚只需陪女兒完成這場戲,就只演戲好不好?」
顧侯又怒又心疼,他聽出顧惜雙話中的不對勁兒:「你們後日要做什麼!?」
顧惜雙已經自動將顧侯劃入容辰陣營,眸光微閃,緩緩吐出幾個字:「大軍壓城,逼宮、上位。」
「胡鬧!」顧侯想也不想就給了顧惜雙一巴掌。
他作勢要走,顧惜雙忙抱住他的腿不讓她走:「求爹爹幫幫女兒吧,二殿下已經打點好一切,後日絕不會失敗,等二殿下登上皇位,女兒就是皇后,到時候你……」
「我幫了妳,那妳妹妹怎麼辦?」顧侯態度強勢,完全沒被顧惜雙的話語打動:「妳妹妹在外受了多年的苦,如今嫁人,好不容易有了歸宿,我幫了妳就等於毀了她,雙兒,妳有沒有替善善考慮過!?」
「我憑什麼要為她考慮!?」顧惜雙受夠了顧侯一口一個妹妹:「她搶了我心愛的人,還害了我娘,爹爹,我自幼在你身邊長大,難道還不如一個失蹤多年的外人?」
沒想過顧侯會不幫自己,顧惜雙怒意上湧,什麼話都往外冒,恨恨道:「當初我就不該替她求情,直接讓我娘把她掐死,一了百了!」
當年若是她狠心些,如今容羨就是她的,哪還有這些糟心事?
「妳說什麼?」顧侯大驚,嗓音都發了顫,他顯然是聽明白了顧惜雙的意思:「當年、當年妳果真知情……」
顧侯早就摸清楚了當年阿善被害的案子,所以他送走靜夫人、打死同夥婆子,唯獨放過了顧惜雙,錯不波及孩子,任他怎麼想也不敢相信,當年顧惜雙竟然在場!
「爹,不是的……」自知失言,顧惜雙再想解釋已經晚了。
顧侯後背發寒,是鐵了心不幫她,他不僅不幫,反而還偏向阿善那邊。
「給賢禧宮傳信,不要讓善善他們過來了!」
顧惜雙苦苦哀求,追著顧侯跑出後廚,聽到他派人給容羨傳信。
猶豫著要不要進宮面聖,顧侯既怕容辰真的造反,又怕大女兒受牽連,徘徊中,他沒注意到抽泣的顧惜雙忽然沉默,她猙獰看著眼前人,抄起懷中的匕首朝著顧侯捅去……
今日的晚宴搞砸就搞砸吧,但她絕不准後日的行動受到阻礙。
任何人,都不行。
2016-06-22
沐水游 著  
2015-06-24
鬼鬼夢遊 著  
2018-05-23
阮夏枝 著  
2020-01-21
桃子很甜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