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301
書  名:古代霸總罩著我(卷一)
作  者:蘇挽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人生很多坎,水千秋以為通常不太難!
哪知時來天地倒轉,她一個現代富家千金,
竟然莫名穿越到古代,成了爹不疼、後媽害的小可憐?
這劇情,簡直完全壞她三觀啊……
不行,反抗再艱苦,她也要逆流向上,為自己掙片天,
真抗不了,大不了一把火同歸於盡,
身能涅槃,心志不可降!
誰知,在她與俗世鬥爭的火場裡,竟冒出了一位世子爺……
難道他就是傳說中,要救她於水火之中的那個人嗎?
第一章 頂替


周圍人嘰嘰喳喳的,水千秋只覺得自己頭痛欲裂,顧不得渾身濕漉漉的,從地上坐起來揉著太陽穴。
「逆女!成何體統?」一道斥責的聲音傳來。
水千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有些疑惑的盯著對方,看著周圍的場景和人,她意識到自己穿越了。
原主的記憶忽然湧了出來……
她,是虞州巡撫水柬的二女兒,水千秋。
剛剛訓斥她的人正是水柬。
今日是水柬大女兒水千姿挑選人家,虞州府所有華貴子弟、千金全部到場,原主卻在眾目睽睽之下掉進了池塘中。
原主因此香消玉殞,被她撿了便宜。
「愣著做什麼?還不滾下去好好反省?」水柬臉上有些掛不住,自家二女兒大庭廣眾之下丟了這麼大的人,當真是給人看笑話了。
水千秋撐著身子站了起來,起身就要回去。
這時,就見一個婦人拿著一件披風跑了過來:「二姑娘這身子都被人看了去,這可如何是好啊?」
水柬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周圍看笑話的人臉色也都變了變。
水千秋恍然大悟,這送衣服是假,毀她名聲才是真。
「夫人說的這是什麼話?不過失足落了池塘,人命關天,何關乎禮數?」水千秋通過原主的記憶得知,眼前的夫人便是水柬的新夫人,王氏。
王氏原本只是一房侍妾,但因原主生母去得早,加之她又為家裡生兒育女,老太太親自作主給抬了平妻。
「二姑娘說得對,只是傳出去了,難免會影響,總要有個說法。」王氏還是一臉的關心。
水千秋忍不住打了噴嚏:「說法?是我自己不小心落了水,還要什麼說法?」
王氏抿唇不語。
水府大小姐水千姿捏著帕子走了過來,指著一旁的小廝道:「二妹妹的身子剛剛已經被摸了,要不將此人打賣發落了吧,免得連累妹妹名聲。」
水千秋挑眉,看來自己這名聲今日是說不定了,不過也好︱︱這倒成全了她!
她素來知曉古人嫁得早,雖夏國女子十六歲方可談婚論嫁,但對她來說還是太早了些。
所以她名聲沒了,倒也不失為是因禍得福。
她從身上摸了幾兩碎銀子出來,這似乎是她的全部身家了:「這個是謝禮,多謝你救了我一命。我雖為嫡女,卻是個不受寵的,眼下能報答的只有這麼多了。」將碎銀子都塞給了小廝,回過頭看向水千姿:「大姐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何況救的還是妳妹妹的命?父親在朝為官為百姓生計操勞,處處為百姓著想。我們做兒女的怎麼能做出忘恩負義的事,壞了他的名聲?」
水千姿臉色有些慌張,看著水柬欲解釋:「不是的,爹爹,我沒有,我只是擔心二妹妹的名聲。」
「是啊,老爺。姿兒也是關心則亂,並無他意啊!」王氏在一旁幫忙勸和著。
水千秋不慌不忙,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輕聲道:「女兒的名聲不要緊,今日一事在場這麼多人都看得明白。女兒不過是一時不小心跌了進去,流丸止於甌臾,女兒相信不會傳出去其他閒話的。」
水千秋輕聲說著,而周圍不少夫人已經挑了眉了。

「這位二姑娘有點意思。」
涼亭裡坐著兩個男子,一位身穿白袍,面色清冷,俊美不凡,另一位穿著藍袍,眼中帶著玩味。
說話的正是藍袍男子。
坐在他對面的白袍男子只是淡淡看著。
藍袍男子自顧自的繼續道:「一句話威脅了在場所有人不能宣揚此事,更是堵住所有人的口,當真是厲害啊!不過這麼厲害的人剛剛怎麼還會掉下池塘裡?」
「被人推下去的。」白袍男子淡淡開口,眸子寸刻未離水千秋的身上。

水柬見二女兒水千秋這麼說了,自然不能聽從大女兒水千姿的意思,將小廝打賣了,而那小廝握著幾兩碎銀子,起身就要走。
「二妹妹,妳這身子已與他有了接觸,即便是情急之下,怕是日後也不好為妳說親了,不如妳……」
水千秋看著水千姿,問道:「不如我什麼?」她伸手指了指那個小廝,回答道:「不如嫁給他?」
那小廝也是惶恐,連忙行禮道:「怎敢攀附二小姐?實在是惶恐。」
「這怎麼能算攀附呢?你救了二妹妹,這自古以來救人一命,理當以身相許,況且你又與二妹妹有了身體接觸,她日後也不好再說親了,你若不娶她,也是白白耽誤了她。」水千姿柔聲說著,彷彿處處都是為自己的妹妹考慮。
不過在場的人沒有傻子,這些話不過是她為了把水千秋低嫁出去找的藉口。
夏國比起歷代還是開放的,怎麼會因為救人有了接觸就一定逼嫁逼娶?看熱鬧的人心知肚明,這水柬向來寵愛平妻,對自己的二女兒向來不問不為。
虞州府裡,便是水府庶女都要比水千秋有名氣得多,眼下水千秋被光明正大的逼嫁,他們倒也不足為奇。
王氏本就小家子氣,容不下先夫人的女兒也實屬正常。
「若真容不得我,我便回去自己收拾了行李離開便是,何故如此為難旁人?」水千秋低聲說著。
水柬見其他人的眼神已經不對勁了,擺擺手道:「胡鬧,難道水府還養不起妳一個孩子了?妳大姐姐也是為妳著想,既然妳不願意便罷了,先回去把衣服換了,看看妳現在成什麼樣子?」
水千秋不反駁什麼,只是行了禮便離開了,她清楚水柬不敢讓她走,否則就是坐實不養先夫人遺女的事實。
更何況,記憶中原主還有一個兄長,他如今在邊關軍營中磨練,只要一天沒有他的消息,水柬就一日不敢真的對她做什麼。
邊關軍營可是最好升官的地方,一旦她兄長有了勢力,得知親妹妹出事,到時候鬧起來,別說水柬的顏面,說不定連官都可能丟了。
「這個小廝是誰家的?怎麼從未見過?」水柬盯著救人的小廝眼神不善。
小廝張口,剛要說話。
水千姿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驚呼道:「你不是府中人?為何還要下水去救二妹妹?莫非你有所圖謀不成?」
小廝眼神中有些無奈,對著水柬行禮,開口淡淡道:「屬下是肅清王世子身邊的侍衛,臨淵。」
水柬聞言大吃一驚,頓時四處張望道:「世子來了?這門奴好不懂事,世子來了都不通傳一聲……世子在何處?」
臨淵指了指涼亭的方向,並沒有說話。

藍袍男子看向眾人的目光都移了過來,抱著胸,一臉的幸災樂禍:「看來臨淵那小子這就把你出賣了,有好戲看了。」
「聽聞沈夫人正在為你找門親事。」白袍男子輕啟唇慢條斯理的道。
藍袍男子沈時風神情警惕的盯著他:「溫悲栩,你不能給我暗中使絆子啊!你知道我最厭噁心機深沉的女子,我將來要找個溫柔賢淑的,這可是我的終身大事,不准害我。」
溫悲栩輕笑了一聲,抬手抿了一口茶。
看著快步走過來的水柬,溫悲栩又收斂起了神情。

水千秋自己尋著回去的路,路上清風一吹便忍不住打噴嚏。
「不會感冒吧?自己莫名其妙穿越來已經夠倒楣了,可不能再生病了,感覺這副身子骨不太結實啊,風一吹就要散了似的。」她自己暗暗的吐槽。
說起來原主還真是可憐,明明是正房嫡出的小姐,身邊卻沒個伺候的人。
她院子裡倒是有個劉媽媽,只可惜劉媽媽好吃懶做,平日剋扣她的飯菜、月例,別說伺候她了,不打她都是好的了。
水千秋揉了揉鼻子,目光卻是鎖在了周圍的建築上。她前世是建築設計系的,又在園林工作了幾年,她下意識的打量著周圍的建築和院子裡的樹木花草,不得不感歎這古人活得是精緻講究。
走了好一會兒,身上的衣服都快被太陽曬乾了,她才走到自己的院子中。
她的院子是整個府中最偏僻的角落,甚至後院的圍牆就是整個大院的圍牆,若是進來賊人殺害了她,怕是也不會驚動任何人。
劉媽媽正躺在院子中藤椅裡嗑著瓜子,看著水千秋回來了還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嘴裡吐著瓜子皮,對她一身的狼狽視若無睹。
「都說古代後宮宅院如虎豹狼窩,果不其然啊!」水千秋盯著劉媽媽,心裡暗暗的想著。
王氏不懷好意,水千姿更是擺明容不下她,水柬心裡不重視她,唯一對她好的人還在邊關,連府中的下人都敢這麼怠慢她……
原主的性格究竟是有多包子?
不過,她既然佔了原主的身子,便欠了原主恩情,她會以這身分好好活下去,以前欺辱過原主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照顧過原主的人,她也報答。
總之,她既然來了,那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她的字典裡可沒有「忍辱負重」這一詞。
水千秋笑著盯著劉媽媽,活動了一下拳腳,好在雖換了身子,可記在腦子裡的招式卻沒有忘。
前世她跟著保鏢沒少學實用的防身術,如今正好有人給她練練手。
既然決定要好好活下去,那她就不得不殺雞儆猴,好好立威,讓其他人看一看,現在她這個水千秋是否還能輕易招惹、欺負?
2020-02-12
濯清清 著  
2019-04-24
涼豆子 著  
2019-05-08
海的挽留 著  
2012-08-02
維和粽子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