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302
書  名:古代霸總罩著我(卷二)
作  者:蘇挽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是金子,總會發光!
水千秋「造宅」的名聲漸大,人人趨之若鶩,
外鎮一筆高價建案,主家竟是故人?
不期而遇的緣分,卻意外揭開了至親身故的真相……
欺壓之恨,殺親之仇,哪能輕易勾銷?
眼見老夫人慘遭「毒手」,水千秋請醫救命,
呵呵,欠了她,欠了她們母女的,她可不會輕易放過!
愛恨分明,也恩怨分明,即使穿越了,成為古代女子,她還是這性子,
偏偏對上待她深情,卻是有意利用她的溫悲栩,她糾結了……
第三十章 兄妹


「剛剛那個鄒磬兒看妳的眼神不對,手裡還死死的捏著她的荷包,怕是有古怪。」雲星子拉著水千秋小聲的說著。
這也是為什麼她說要晚上跟水千秋住一起的原因,有她在,鄒磬兒應該沒那個膽子敢害水千秋吧?除非他們一家子都不想活了。
「荷包……」水千秋皺了皺眉頭,也沒什麼心思要閒逛了,便想先回住的地方。
雲星子自然陪著她。
水千寒和溫悲栩見水千秋臉色不好,便送她回去了。
「世子,水家大小姐身邊的丫頭有些反常,剛剛在果林附近找些什麼,看她臉上紅腫著,像是被打過了。」臨淵剛才路過果林的時候看了一眼,覺得不太對勁便過來稟告了一聲。
「這幾天你多盯著些她們,傳信給識樓他們,讓他們安排點事。」溫悲栩對著臨淵招招手,二人交頭接耳說了好一會兒。
之後,臨淵才轉身離開。
水千秋看了溫悲栩一眼,輕聲道:「又憋出什麼壞點子了?」
溫悲栩揚揚眉,笑道:「且看著吧,總不會讓她們白白的算計了妳。」
水千秋莞爾笑了一聲,伸手給他扔了一個桃子過去。
水千寒側頭看著,心裡有些思量。
「好了,今天太晚了,你們都回去睡吧!我和千秋還有女兒家的悄悄話要說呢,你們該不會是想聽吧?」雲星子道。
水千寒聞言,叮囑了兩句便起身。
溫悲栩咋了咋舌,又拿了個桃子,跟著他一起離開了。

「雲小姐,有什麼話要說?」水千秋收拾了一下桌子,問了一句。
雲星子挽著她,道:「別這麼喊我了,太見外。以後就叫我星子吧,我可是真心把妳當成好朋友的。」
雲星子不怪水千秋禮數多,畢竟也是她家世的原因,況且水千秋跟溫悲栩關係都那麼好了,還喊他世子呢,她算瞭解水千秋的性格了。
「倒是我的榮幸了。」水千秋眉眼彎彎,顯然很開心,雲星子這樣的人直爽又不驕矜做作,能和她做朋友自是求之不得。
兩個人早早洗漱好便躺在了床上,雲星子抱著被,跟水千秋睡在了一張床上,她們從宅院聊到了胭脂水粉,又從水粉聊到了話本,總之相談甚歡。

溫悲栩和水千寒默默的往回走,一直看到沈時風,水千寒才開口:「千容、清柔?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去?」
水千寒瞥了一眼跟在她們身旁的沈時風。
沈大公子輕咳了一聲,撓撓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和清柔這就回去了。」千容微微低著頭,整個家裡她誰都不怕,就是有些怕這個不曾見過幾面的大哥。
「嗯,用不用我送妳們?」雖說是在山莊裡,可水千寒還是不放心兩個妹妹的安全,尤其是她們身後還跟著一個浪蕩公子。
「不麻煩大哥了,我們快到了。」水千容輕聲拒絕著。
水千寒也不勉強微微,點頭就讓她們走了。
沈時風還想送,被溫悲栩伸手給拽住了。
等到兩個姑娘走遠了,水千寒看了一眼溫悲栩。
「說吧,你看上哪個了?」溫悲栩就勾著沈時風邊走邊問,他知道水千寒心裡所想,也知道水千寒問不出口,便替水千寒問了。
沈時風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水千寒,而後搖搖頭否認:「什麼看上哪個了?不過是順路送送而已。」
「少來,我還不知道你了?」溫悲栩挑眉,大有沈時風不說不行的架勢。
沈時風一副討饒的樣子。
水千寒的住所是最先到的,他走的時候多看了一眼溫悲栩,而後也沒說什麼就回去了,溫悲栩卻瞭然於心,扯著沈時風又走了一會兒。
「要不是真心,就別招惹水家姑娘了。」溫悲栩鬆開手,勸了一句。
沈時風輕笑了一聲,道:「這不是我教你的話麼?」
溫悲栩不以為意:「那個水千容性子清高孤傲,比起千秋更多一抹生人勿近。水清柔性格軟弱黏懦,雖是庶女,可千秋對她照顧得很,這兩位怎麼看都不適合你。」
沈時風沉默了一會兒,道:「水二小姐原也不大配你。」
溫悲栩點點頭,明白了沈時風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三小姐。」沈時風側頭看著他,道:「千容她話少,不過眼睛裡的那種神采是我未曾見過的。堅韌孤冷,我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只是看著她,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沈時風也覺得自己見了鬼,今日不過剛和水千容認識,卻已經被她的氣質深深吸引住了,眼下倒是有點理解溫悲栩的感覺了。
「你自己有數就好,水千寒不是太軸的人。」
沈時風嗯了一聲,痞笑道:「連你,他都能接受,何況是我了?」
溫悲栩挑眉斜眼看著他:「什麼意思?」
沈時風聳聳肩,撒腿就跑。
溫悲栩無奈的笑了笑,打開摺扇輕搖著。
沈時風跑了一會兒,忽然停下了腳步。
溫悲栩走過去拿扇子在他的腦袋上敲了一下:「接著跑啊!」
「不是,你看,那個是不是鄒正?」沈時風指了指前面鬼鬼祟祟的一個人影。
溫悲栩看過去,扯著沈時風躲到了暗處:「這麼晚他在做什麼?」
沈時風不解的看著,溫悲栩搖搖頭盯著鄒正。
鄒正鬼鬼祟祟的走了一會兒,他們兩個在後面悄然跟了上去。
「你怎麼才過來?」鄒磬兒從暗處裡走了出來。
鄒正擺擺手道:「東西呢?」
「就剩這些了……不過今天晚上怕是不行了,雲星子跟水千秋住在一起。」
鄒正握著紙包,眼裡多了一抹貪欲,他舔了舔嘴角,道:「若是她們兩個一起……攀上雲國公,鄒家就不止在虞州府橫著走了。」
鄒磬兒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哥,你該不會是想……」
「怎麼了?結果都是一樣的,這是為了鄒家好,妳跟我一起去,幫我放放風。」鄒正說著,匆匆往水千秋的住處趕去。
暗處的沈時風咋了咋舌:「那兩個人活膩了?雲國公府也敢算計。」
「呵,人心不足蛇吞象!走吧,回去睡了。」溫悲栩從暗處出來繼續往回走。
沈時風不解拉著他問道:「這就不管了?你不怕二小姐跟雲小姐出事?」
「千秋不是傻的,何況還有個雲星子,出不了什麼事。」
沈時風嘖了一聲,小聲嘀咕道:「你這心可真大。」
「臨淵在那頭守著呢!」溫悲栩被嘀咕得煩了,慢悠悠的開口說了一句。
沈時風這才瞭然,難怪溫悲栩這麼雲淡風輕的,臨淵的功夫,在虞州府裡,那是數一數二的好,有他在,兩個姑娘必然出不了事。

水千秋和雲星子正要睡下,就聽到了外面窸窸窣窣的聲音。
「噓。」水千秋比了個手勢,和雲星子一起躡手躡腳的下了床。
不多時,就見窗戶上插了一個竹管,雲星子扯著水千秋的袖子,伸手指了指側屋的窗戶。
兩個人翻牆出去,繞到側面一觀究竟,畢竟這個山莊裡沒有外人,而且進山莊的路是有人把守的,外人根本混不進來。
鄒正將迷煙吹進去,眼瞧著是差不多了,又將紙包的催情藥吹進去。
等了好一會兒,鄒正才輕輕推開門進去。
他剛一進去,雲星子就衝出去將鄒磬兒捂住嘴擒住,在暗處守著的臨淵見此便沒有急著動。
鄒正見屋裡空無一人,轉身要跑,卻發現正門被鎖住了,他想從窗戶離開,沒走幾步腿就開始發軟。
「二小姐,要不要我把人帶出來?」臨淵從暗處出來,看著水千秋問道。
水千秋聽著屋子裡的聲音,心中瞭然,應是藥物起了作用:「把他送回自己的院子裡,不用管他。」
水千秋暗了暗眸子,看著一直按住鄒磬兒的雲星子,道:「星子,鬆開她。」
雲星子不解,有些著急:「他們兄妹可是要害妳,妳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水千秋輕笑了一聲,擺擺手,道:「放了吧!」
雲星子不懂,不過還是聽話的把人放了。
鄒磬兒嚇得顧不得哥哥還在屋內,自己爬起來跌跌撞撞就跑了。
臨淵捂著口鼻,進屋敲暈鄒正,拖著腿給他扯了出去。
「走吧!我們去妳的院子睡。」水千秋喊著雲星子。
雲星子仍有點不解,張口欲言又止。
「到底是在山莊裡,出了什麼事,給他們徒惹麻煩。」水千秋解釋了一聲,繼續道:「況且,這兩個又是我帶出來的,總要完整的帶回去才是,來日方長,不急在這一時。」
雲星子哦了一聲,看著那屋子,心有餘悸:「還是妳心善,若是換成京城裡的某些小姐,肯定要把他們兄妹兩個都扔進屋子了。」
水千秋莞爾,淡淡道:「我不屑用那些下作手段,要整治他們有太多方法了。」
雲星子對水千秋另眼相看,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這個朋友真沒交錯。
「眼下先讓他們兄妹提心吊膽吧,日後有他們受的。」水千秋垂眸,收斂了眼中的算計,她不是惡人,但也絕非善人,他們都欺負到這個地步來了,她再手軟,那豈不是傻子?
如今她已經今非昔比,不再是那個剛剛穿越過來什麼都不適應的水千秋了,對付他們,小菜一碟!
2016-11-09
端木景晨 著  
2018-06-20
楠奚 著  
2018-07-25
糖蜜豆兒 著  
2019-10-09
蘇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