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401
書  名:爺就愛寵妻(卷一)
作  者:蘇靜初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父親殞命沙場,這消息像把杜嬌荷整個世界掐暗了,
纏綿病榻的娘親,年幼的弟弟,和怯懦的妹妹,
這光景,這一片天,該怎麼撐起來才好?
即使心中悲慟,杜嬌荷卻忍住了不在人前掉淚,
哭有何用,她得堅強起來,頂著她的家!
祖母偏心二房,大房只能自謀出路,
以往杜嬌荷安分,是為了「顧全大局」,
如今情勢逼人,個個翻臉無情,所以她不裝乖了……
人善被人欺,那她還是拿起鞭子,先下手為強吧!
第一章 變故


天色擦黑,杜府已是燈火通明。
一家老小在大堂用飯,杜嬌荷像平日那樣站在杜老夫人身後布菜。
原本該是長媳婦的事,可惜杜大夫人自從六年前生下么子後就纏綿病榻,孝敬杜老夫人的事便落在長女杜嬌荷身上。
侍奉杜老夫人三年,杜嬌荷熟知杜老夫人喜歡什麼,姿態優雅地夾起一份菜,穩穩當當落在杜老夫人手邊的小盤子上。
等眾人都用好了,杜嬌荷才能坐下隨意用一些剩下的。
起初她餓得有些難受,如今倒是習慣了。
這天,杜老夫人卻破天荒用飯到一半就叫杜嬌荷坐下:「妳是個孝順的,坐下來一起用吧!」
杜嬌荷屈身行禮道謝,動作行雲流水,叫人看得賞心悅目。
她的規矩是跟著宮裡出來的汪嬤嬤學的,讓誰都挑不出毛病來。
杜嬌荷乖順地在末端位子坐下,沒叫其他人挪開,原本她該坐在杜老夫人的右手邊,但那個位子早就讓二房的一雙兒女杜春鈺和杜霖佔了,她若堅持坐過去,那兩人就得往後挪。
杜老夫人看得滿意,雖說長子杜恆義總是在外頭很少回來,但他的長女倒是教得十分規矩懂事。
杜老夫人今天突然和藹起來,讓杜嬌荷心中警惕,要真疼惜她,杜老夫人就不會硬生生三年來沒一天不讓她坐下,偏偏這會兒卻忽然開口……尤其,杜老夫人平日是吃完就走,今晚卻盯著她,等她吃完後還在。
「老夫人是有什麼吩咐嗎?」杜嬌荷站起身。
杜老夫人又叫杜嬌荷坐下,看過去的眼神帶著幾分憐惜:「這事昨兒才傳過來,妳娘身子單薄,怕是受不住,就先跟妳說了。」
杜嬌荷坐直身,便聽杜老夫人道:「妳爹隨穆王擋住了新羅的虎狼之軍,卻中了冷箭,最後沒能救回來……」
杜老夫人提起長子,眼圈發紅,身邊二房夫妻和一雙兒女殷切關懷安慰。
杜嬌荷聽了,只覺得耳邊嗡嗡響著,怔了許久沒能回過神來,她的爹爹死了,戰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嗎?
想到在病榻上始終等著父親回來的娘親,還有出生後只見過爹爹一面的弟弟,杜嬌荷垂下眼簾,沒在人前悲傷落淚:「爹爹的事,我會告知娘親的,不知道爹爹的屍骨什麼時候送回來?」
杜老夫人見杜嬌荷聽見噩耗後居然哭都不哭,心下有些不喜:「說是會隨著大軍送回來,怕是要有些時日了。」
杜嬌荷應了,告罪離開,她遠遠還能聽見杜老夫人不悅的聲音:「這孩子聽見爹爹死了,竟沒掉一滴眼淚,枉平日看著是個規矩孝順的,原來只是表面功夫?」
杜二夫人柔聲安慰:「怕是受了驚嚇,一時間沒回過神,也是個可憐的……」

杜嬌荷回到院子,沒急著進去,她站在院中一棵桃樹下,這是她小時候跟父親杜恆義一起種下的。
父親出征前曾寫信回來,說是桃樹結果之時便會回來,卻是食言了。
杜嬌荷瞪大眼,讓淚水簌簌而下,如今父親不在,她得堅強起來才是,不管是病重的娘親,還小的弟弟和妹妹,都需要她好好護著!
等杜嬌荷推開門進去,貼身丫鬟綠琪只見到她微微發紅的眼角,沒瞧出她曾在樹下悄悄痛哭。
杜嬌荷環顧一周,問:「柳嬤嬤呢?讓她過來見我,別讓娘親知曉。」
綠琪應下。
很快,杜大夫人的陪嫁嬤嬤匆匆過來:「夫人服藥後睡下了,我讓兩個丫鬟守著。」
杜嬌荷不放心,讓綠琪過去親自盯著,身邊人除了柳嬤嬤之外,杜嬌荷只信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丫鬟。
「爹爹戰死了。」
杜嬌荷帶來的消息,猶如一個重錘狠狠砸在柳嬤嬤頭上,她頓時淚流滿面:「夫人若是知道,怕是要痛不欲生。」
杜大夫人從小命苦,爹娘去世後就寄人籬下,好不容易嫁給了杜恆義這個如意郎君,雖說杜老夫人偏愛二房,愛搓磨長媳婦,但有他卻一直護著,老夫人也就沒敢太過分,如今他不在,老夫人被二房哄著,說不定要把手伸到大房來。
杜嬌荷跟柳嬤嬤擔心的都一樣:「嬤嬤,先把我們的月銀和餘下值錢的首飾都小心收好,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柳嬤嬤應了,又道:「大老爺剛去,二房不至於這麼快動手,大小姐也得小心。」
杜嬌荷知道柳嬤嬤擔心,安撫兩句後,看著她蹣跚而去。
柳嬤嬤年紀漸長,因為一直不放心杜大夫人,才在杜大夫人的跟前伺候,明明家中兒女再三說了要接她回去榮養的,這會兒還得她老人家操心,杜嬌荷的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之後,杜嬌荷讓回來的綠琪也開始收攏房中值錢的東西。
萬事準備妥當,就等二房發難了。

第二天,柳嬤嬤就氣衝衝過來道:「二夫人跟前的嬤嬤過來,言是府中艱難,要打發些下人,把我們院子裡的下人都叫走了。」
除了賣身契還在手裡的綠琪,以及陪嫁過來的柳嬤嬤,其他下人,一個沒剩。
綠琪愕然:「小少爺的奶娘也叫走了?」
柳嬤嬤點頭,只覺得杜二夫人動手又快又狠。
杜嬌荷不以為意:「下人走就走了,他們的賣身契都簽在府裡,怕是都捏在二夫人手裡,總不能勉強他們留下。」不聽話就要被發賣,就算想留下也無可奈何。
少點人伺候而已,杜嬌荷還能忍耐,她把妹妹杜青蓮叫過來,見杜青蓮眼睛紅腫就知道昨晚已哭了一夜,腫得跟桃子一樣。
杜嬌荷用冷水沾濕帕子敷在杜青蓮眼睛上:「爹爹不在,以後我們兩姐妹得好好照顧娘親和弟弟,得先立起來。」
杜青蓮容貌像杜夫人,更為嬌媚,這才及笄,眉眼就能看出幾分風情來,很是不得愛規矩的杜老夫人喜歡,總是躲在房裡不敢出去。
杜青蓮雖難過,但知道姐姐一定更難過,卻不敢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來,便鼓起勇氣道:「弟弟由我來照顧,我也會好好侍奉娘親的。」
「好。」杜嬌荷伸手撫了撫杜青蓮的髮鬢,只覺得這個妹妹終於長大了,知道要幫忙分擔。
因為杜大夫人一直在養病,么子杜時耀就沒養在身邊。
杜嬌荷每天要替娘親侍奉杜老夫人,妹妹杜青蓮又躲在房內,所以弟弟杜時耀就被奶娘帶著,柳嬤嬤偶然回去看看而已。
如今奶娘走了,杜時耀被帶過來時蔫蔫的,胖乎乎的小圓臉上滿是不高興:「奶娘呢,妳們把奶娘弄去哪裡了?我要奶娘!」嚷完,就躺在地上嚎哭起來。
杜青蓮看得目瞪口呆。
杜嬌荷狠狠皺眉,這玩意兒就是娘親拚盡性命生下來的嗎?
柳嬤嬤想去把杜時耀扶起來,偏偏他又是揮手,又是蹬腿,不讓人靠近,說是在嚎哭,更像是在乾嚎。
那刺耳的聲音讓杜嬌荷眉頭一皺:「不用去扶他,讓他繼續嚎。」
柳嬤嬤擔憂:「小少爺年紀不大,這樣嚎下去對嗓子不好。」
杜嬌荷冷笑:「怕什麼?嚎壞了嗓子,就不會這麼吵了。」
她們兩人若無其事在聊天,絲毫不理會在地上開始翻滾的杜時耀。
他只有六歲,以前他一嚎一滾,奶娘就百依百順的,這會兒怎麼大家只看著他不動作?他抽抽搭搭的開始真哭了:「壞人,妳們都是壞人。」
柳嬤嬤想去安慰他,被杜嬌荷攔下了:「奶娘才是壞人,把你縱成如今這討厭的模樣!你想想,除了奶娘,其他人是不是都不喜歡靠近你?」
杜時耀只有六歲,但卻不笨,想想還真的除了奶娘之外的丫鬟都躲他遠遠的,私下還會低聲嘀咕,雖然他沒聽明白,也知道她們在說他的壞話,所以他更喜歡黏著奶娘而不愛跟丫鬟們玩。
杜時耀垂著腦袋,有點不想相信奶娘是壞人,但若奶娘不是壞人,怎麼其他人就不喜歡他了呢?
杜嬌荷這才靠近他,用帕子輕輕給他擦去臉上的髒汙和淚痕:「奶娘不在,你還有我,有二姐姐,有柳嬤嬤,還有娘親。以前是我們的錯,沒時間多看顧你,才叫奶娘養成你如今的性子。」慢慢來,總會讓他徹底改正過來。
杜嬌荷讓柳嬤嬤親手做了甜糕,杜時耀兩隻小手各抓著一塊,吃得噴香,就被哄住了,再不喊著要奶娘。
杜嬌荷又給他說了兩個有趣的小故事,再送了一副小時候父親給她的九連環,他愛不釋手,早就把奶娘忘到腦後,徹底變成杜嬌荷的小尾巴,玩累了睡著後,他抓住她裙角的小手都不肯放開,她輕輕拍著他的後背,讓他睡得更沉一點。
柳嬤嬤過來小聲稟報:「夫人的藥快用完了,該是添一些才行。」
杜大夫人用的藥都是極好的,銀錢不低,又不能長放,三五天就得出去買,之前都有其他嬤嬤和丫鬟去藥店跑腿,如今院子裡只有柳嬤嬤和綠琪在。
柳嬤嬤要照顧杜大夫人,離不開,綠琪沒沾手過這些,不大明白,杜嬌荷原本想帶綠琪一塊去,杜時耀卻抓著她不放。
杜青蓮自告奮勇:「姐姐,娘親的藥我都背下來了,要不讓綠琪陪我去藥店?」
杜嬌荷無奈,也只能如此了,她看著杜青蓮戴上紗帽,把容貌遮得嚴嚴實實,這才放心讓兩人出門去了。
2016-06-22
沐水游 著  
2017-09-13
子醉今迷 著  
2019-04-30
沈青鯉 著  
2011-11-03
寂月皎皎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