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402
書  名:爺就愛寵妻(卷二)
作  者:蘇靜初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邊城告危,暮景然不得不再度披甲上陣,
朝中議論紛紛,擔憂他擁兵自重,
但他心中掛念的,卻是要留杜嬌荷在京中,
這不?大軍剛出征,酒樓就出事,簡直防不勝防!
京中福王妃生死存疑,行軍半途穆王受刺,不知吉凶,
變故迭起,杜嬌荷決定不再等待,打算千里「尋夫」,
無論未來如何,她都要與暮景然同進退!
曾經,他幫著她撐起了杜家大房險些塌了的那片天,
如今,她要追上他保家衛國的身影,與他患難與共……
第三十三章 求助


杜嬌荷見暮景然這幾天雖然還會笑,大多數時間卻有些心事重重。
外頭的事她不清楚,便想著做些好吃的,叫暮景然心裡舒服一點兒。
正好送來一大桶的鮮魚,一兩天吃不下,卻不好養,死了便可惜,魚肉也不好吃,便讓廚娘幫忙把魚都殺了,讓火頭幫忙片魚。
火頭的刀工一流,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三兩下就把魚骨通通拆了出來,只餘下白花花的魚肉。
他用雙刀把魚肉剁成泥,不過眨眼間的功夫,落刀都成影了,根本看不清。
原本以為要弄大半天功夫才好,一個時辰不到就妥妥當當的。
杜嬌荷正高高興興捏著魚丸,就聽說杜二夫人上門來了,不由皺眉:「之前王爺不是讓她別上門,怎麼又來了?」
綠琪皺眉道:「二夫人在門口哭得快暈過去,說什麼都不肯走,又提及人命關天,奴婢只好過來稟報了。」她是一點都不想見到杜二夫人,不管是什麼破事,壓根兒就不想叫杜嬌荷插手。
杜嬌荷把魚丸捏好了一鍋,等著暮景然回來才下鍋煮,淨手後才施施然去前廳見杜二夫人。

杜二夫人哭了一場,沒見到人漸漸停下來了,只是一雙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足見她是真的傷心。
杜嬌荷頓時好奇了,就聽杜二夫人一股腦兒開始哭訴,難免詫異:「春鈺妹妹是福王妃,誰敢對她動手,二夫人會不會聽岔了?」
「不,這是我親眼所見,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會厚臉皮登門來。」杜二夫人想來想去,就只有穆王能幫忙了。
看到杜春鈺遍體鱗傷躺在榻上,杜二夫人當場就哭了出來。
伺候的婆子和丫鬟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又說因為有陪嫁丫鬟攔著,杜春鈺這是皮肉傷。
要不是忌諱福王的身分,杜二夫人都要把她們狠狠教訓一頓。
這還叫皮肉傷,下回是不是要打死人了?
然而,等杜二夫人去隔壁看見陪嫁的兩個丫鬟,被打得就剩下一口氣了,嚇得險些暈過去。
眼看著杜春鈺身上用了一等一的傷藥,伺候的人還算精心,杜二夫人便一路過來找杜嬌荷想辦法:「大姐兒沒見到春鈺身上傷痕遍布,就沒一塊好肉,看著就叫人揪心。除了穆王,我實在想不到誰能救她。」
杜嬌荷皺眉,知道福王是個瘋子,卻沒想到連枕邊人都能動手。
不過話又說回來,嫁給福王是杜春鈺自個兒點頭同意的,外頭那些傳言她不可能不清楚,卻執意要嫁,要的就是福王妃的名頭,既然她要了福王妃的身分,就該明白這背後要付出的代價。
「穆王殿下公務繁忙,不便打擾。再說這是福王的家務事,穆王貿貿然插手,怕是不妥。」
杜二夫人哭了起來:「大姐兒,求求妳救春鈺,我給妳跪下了……」
她猛地起身就要跪倒在杜嬌荷面前,把杜嬌荷嚇得不輕。
好在張嬤嬤眼明手快伸手把杜二夫人扶住,硬是沒讓她跪下去。
杜嬌荷這才鬆口氣道:「這忙我幫不了……二夫人,妳求我沒用,還不如跟太后娘娘說一說,叫她約束一下福王。」
別把王妃打死了,回頭得另娶一個回來,還得連累福王的名聲。
杜二夫人哭得傷心,她要是有能耐見到太后,還能跑過來打擾杜嬌荷嗎?

「福王的家務事,妳真要我插手?」暮景然大步走來,似笑非笑看向杜二夫人:「夫人莫不是忘記了,福王妃當初是先許配給我的,如今由我開口,叫福王誤會了,福王妃以後的日子怕是要更難過。」
杜二夫人聽得心下一驚,她一時著急倒是忘記了這茬。
不說福王那暴戾的性子會不會遷怒到杜春鈺身上,就是太后怕也會不喜。
心知讓穆王出手是不可能的了,杜二夫人頓時滿臉茫然:「穆王殿下,小女無辜,該如何是好?」
暮景然好笑,杜二夫人真有意思,之前欺負了杜嬌荷一家子,如今居然還有臉上門來求救,甚至求到他面前來?
「本王不知道,夫人請吧!」他懶得搭理杜二夫人。
只是他剛邁開一步,她就撲倒他的腳邊哭訴道:「民婦也是無法,求助無門,還請穆王殿下指一條活路。」
杜嬌荷皺眉,上前就要扯開杜二夫人,不讓杜二夫人繼續打擾暮景然。
暮景然卻攔下她,低頭對杜二夫人道:「福王的事,我不好插手,能讓太后讓步的只有皇上了。明兒皇上要去京郊打獵,機會只有一次了。」
去京郊只有一條官道,杜二夫人想辦法攔下皇帝,或許就能救下杜春鈺,這無疑是一場豪賭,賭的卻是她的性命。
杜二夫人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鬆開手離開了。
杜嬌荷滿臉疑惑:「王爺,這辦法可行嗎?」別到時候杜二夫人沒能如願,又把暮景然牽扯進去。
暮景然摟著她的肩膀往裡走:「放心,這位夫人今天並沒有上門來,更沒見過我和杜姑娘。」
杜嬌荷一愣,頓時明白他的意思。
這裡周圍都是穆王府的地方,全是他的心腹,他說杜二夫人沒進門,那麼杜二夫人就是沒進門,也沒見過他們二人,到時候杜二夫人就算出什麼事,也跟他們毫無關係了。
「這辦法到底能不能行,就得看那位夫人的決心了。」
要是下定決心讓杜春鈺離開福王,皇帝未必不會動手,畢竟他跟太后之間的爭鬥已經越發厲害了。
福王是太后的軟肋,也是最適合下刀的地方。
杜嬌荷的眉頭微微鬆開,篤定道:「春鈺妹妹不會答應離開福王,失去福王妃這個身分的。」
杜春鈺好不容易成為王妃,雖然暫時不能在外頭橫著走,等時間長了,福王對她有了感情,那就不一樣了。
讓她捨棄這個身分,之前的苦不就白吃了?
杜二夫人心疼這個女兒,想救女兒脫離苦海,卻不問在苦海的人是否願意……到頭來也只是杜二夫人一廂情願罷了。
杜嬌荷一時不知道該同情杜二夫人,還是該說可恨之人都有可憐之處?
杜嬌荷想得入神,也就沒留意她幾乎是被攬在暮景然懷裡走的,他們經過之處,下人都低下頭不敢多看一眼。
暮景然低頭看著懷裡人,語氣帶有幾分不捨:「過陣子我或許要出戰了,就得離開京城很長一段時日。」
杜嬌荷聽得一驚:「又要打仗了?只是皇上之前那樣,王爺會不會有危險?」
皇帝之前做了什麼,她在府裡待得久了,隱約知道一些。
比如皇帝卡住了糧草,士兵餓著肚子上戰場,險些沒力氣殺敵。
要是戰敗了,皇帝卻有理由找暮景然的麻煩,士兵只能拚命殺敵,好歹保住了城池,卻傷亡慘重。
也因為如此,暮景然才會丟下駐守的差事直接回京來。
讓人幹活卻不給人吃飽,簡直比最摳門的地主還過分,難怪穆王要撂擔子。
暮景然撫著她的烏髮笑道:「我自然不會主動請纓,得皇上再三請求才出發,至少一個月內不會動身。」他要真為了邊城著急,主動請纓,皇帝說不定又要心裡猜忌,給他找麻煩!與其這樣,還不如讓皇帝著急,反正他聽著邊城八百里的戰報是不動如山。

皇帝特意放出消息,等著暮景然進宮請纓,誰想到他比誰都要來得穩重,每天只在府裡待著,最多去見一見未過門的妻子,彷彿邊城守不住跟他毫無關係。
等了又等,皇帝心裡不痛快又不願意開口。
身邊太監提議皇帝去打獵散散心,皇帝便應下了。
只是剛出宮沒多久,皇帝就遇到一個婦人在路中間哭訴,險些被斬於劍下。
杜二夫人倒聰明,擔心皇帝不認識她,就帶著秋瑞,讓秋瑞在路邊大喊「福王妃的母親」幾個字。
皇帝聽了,勉為其難把杜二夫人叫到跟前來,聽了幾句倒是起了興趣:「怎麼,福王動手打福王妃,妳這是打抱不平來了?」
杜二夫人哭著道:「福王妃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民婦實在看不下去,才會斗膽來告御狀。」
這婦人的膽子真不小,不過福王身後站著太后,杜二夫人除了求到自己面前,卻還真沒有別的辦法!皇帝坐直身:「這門親事當初是杜家求的,如今又不樂意,出爾反爾,就算福王理虧,這親事卻不好和離,就算朕開口也不佔理。」
杜二夫人趕緊解釋:「這門親事是老夫人定下的,民婦根本不知情,福王妃也被老夫人矇騙,只以為嫁給福王就能救爹爹出來。」她把杜春鈺說得像個小可憐,爹娘不在,只能聽從杜老夫人的,誰知道杜老夫人根本不在乎這個孫女會如何,能把杜二老爺救出來就行了。
皇帝沒了打獵的興致,直接改道去福王府。
福王前來拜見,一身錦緞衣袍襯得他玉樹臨風,瞧著就是翩翩君子,絲毫看不出是個又傻又會對枕邊人動手的瘋子。
就連杜二夫人與福王一照面也疑惑了,但無意中對上福王的雙眼,他眸裡閃過瘋狂的紅光,叫她險些嚇得尖叫出聲。
杜春鈺被兩個女官扶著出來,看也沒看杜二夫人道:「皇上,是母親誤會了。我之前去寺廟上香,不小心從階梯上摔了下來,才會遍體鱗傷,跟王爺沒有關係。」
杜二夫人一聽,頓時懵了。
2015-02-11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2-10-31
衛風 著  
2019-04-03
雲笙 著  
2013-03-27
意千重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