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501
書  名:王爺假正經(卷一)
作  者:采荇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目睹相公與小三滾作一團,嫡妹還與相公珠胎暗結,
正妻做得如此憋屈,杜芳華終於大徹大悟,果斷請旨和離!
親爹陳世美?撕開他的真面目!繼母白蓮花?設計讓她作死自己!
既然親人靠不住,杜芳華決定帶著嫁妝,自過愜意的日子去,
哪曉得,她才清靜了沒幾天,麻煩就接連找上門來,
渣爹和繼母逼她嫁人,曾悔婚的渣男袁琨也來糾纏不休,
唉!她都躲進道觀求庇護了,怎麼還是避不開這些紛紛擾擾?
所幸經由閨密肅王妃引見,杜芳華結識了端寧大長公主,
有大長公主情義相挺,杜芳華總算可以展開新生活,
孰料,她的災難還沒結束,不僅美貌惹人覬覦,連前夫也來求復合,
巧的是,每回她遇上危難,總有「貴人」暗地相助,
這位唯心大師薛重光,乃是得道高僧,卻是相貌俊美,猶如謫仙,
杜芳華正覺得無以為報,意外在泡溫泉時救下重傷的薛重光,
結果,大師居然說要對她「負責」……呃,這到底是在演哪齣!?
第一章 大病清醒


金陵府城西,烏衣巷。
巷子最盡頭是長樂侯府,此時杜芳華站在侯府的水閣窗前,一聲聲嬌笑夾雜著男子曖昧的喘息聲從半掩的窗門飄入她的耳中。
從始至終,杜芳華只是透過那半扇窗淡漠的看著裡面那對男女的動作,既沒有尖叫出聲,轉身逃跑,也沒有哭哭啼啼的上前去推開兩人,然後義正辭嚴的控訴他們不知廉恥。
裡面的女子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費盡心思,讓人引她來看這一齣。
兩個月前,女子也是如今天這樣,讓人引著她來這裡,看他們的春宮戲,在那之後,她吐血纏綿病榻至今,沒想到今天又來這樣一齣。
男子是她的丈夫長樂侯世子張見仁,女子是金陵城著名的浪蕩寡婦昌華郡主。
羅漢床上的兩人還在激烈的撕扯著,杜芳華淡淡的瞟了一眼,就轉身離去了,這些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從前,她捂著耳朵過日子,眼盲、心盲。
現在,她不想繼續下去了。
昨日,她忽然暈倒,太醫診斷過後,稱她已經陽壽不多,也好,她終於可以離開這骯髒之地。
杜芳華穿廊過院,腳步匆匆的回到正院,站在廳堂簾外,看著院子裡的桃花,在庭院中灑下點點嬌嫩色彩。
再好的風景,也不過如此,讓她的心起不了漣漪。
「套車馬,我們去城外的莊子裡住兩天。」她笑意淺淡的吩咐貼身丫頭,不給點反應怎麼對得起昌華郡主那麼賣力的表演呢?
更何況,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只是,還沒等車馬套好,張見仁就匆匆的趕了過來,見到杜芳華閒適的坐在廊下,不免驚訝。
不是說她病重了?病重就應該臥床靜養才對。
杜芳華聽到他來,臉上掛著一如從前溫柔似水的笑容。
張見仁訕訕笑著,他最近待在府裡的時間不多,要不是剛剛昌華和他說起,他竟然不知道,她將不久於人世。
他的心裡又湧上一股愧疚,她病了,他竟然不知道……
他曾經也被她迷得神魂顛倒過,可是成親前發生的事情讓他耿耿於懷,此後他不願意再看到她那張艷麗妖嬈的臉。
如今,他更喜歡在他面前百依百順的杜清婉。
張見仁落坐後,杜芳華揮了揮手,讓丫頭下去,抿了一口茶,才緩緩的和張見仁說道:「世子想來還不知道,昨日太醫來過,說我將不久於人世,該早做打算。」
張見仁沒想到杜芳華會直接說出口,看她的眼神複雜了許多,最後,展現出濃濃的悲傷。
杜芳華只當沒看到他的樣子,孱弱一笑:「閻王要人三更死,誰敢留我到五更?夫君不需傷懷,就如太醫說的,我們還是早做打算吧!關於續絃之人,我的意思是,讓我二妹妹入門,她品行端方,雖說是庶女,但好歹爹爹也是國公爺,不算辱沒了世子爺……」
杜芳華一邊說,一邊看張見仁皺著眉頭,垂下頭猶豫的樣子,漠然一笑:「世子如果對於續絃的人選有什麼想法,此刻還是先說出來的好,肅王妃不知從何處得了消息……」
張見仁只聽了一半,就臉色一變,猛地抬起頭,眼光陰戾的看著杜芳華:「妳什麼時候和肅王妃說的?這樣的家事,妳跑到外面去說做什麼……」
杜芳華連連擺手,一臉驚慌的道:「不是……不是我說的,是有人在她面前說起,不過世子放心,我已經應付過去了,所以,世子還是要有一個章程的好。」
「妳二妹妹不是正在說親嗎?妳三妹妹……」張見仁的目光躲閃了一下。
「夫君一表人才,又是侯府世子,雖說是續絃,確實應該找一個更好的,三妹妹容貌、才華兼有,又是嫡女……」杜芳華一臉的恍然大悟。
「對,對,對,就是這樣。」張見仁面露喜色,只話出口後,又覺得不妥當,他覷了覷杜芳華,見她好像真的一無所知,放下心來。
杜芳華忽然不安的說道:「太醫說,我還有兩年的陽壽,這樣就要委屈三妹妹再等上兩年……」
「兩年!?」張見仁驚叫起來,兩年也叫不久於人世,時日無多?這都是什麼庸醫診斷出來的?
杜芳華眼眶一紅,聲音哽咽的說:「怎麼?夫君,嫌我活得太久了?」
張見仁滿頭大汗,語無倫次的說:「不,不,我是心疼妳……要不,先把清婉迎進來做貴妾……就當是給妳沖喜,如何?」
杜芳華蹙著眉頭,道:「這……清婉雖說是繼母所生,但她好歹也是國公府正經嫡出,做妾?她能答應嗎?還有國公爺和繼夫人……」
「這個妳放心,他們肯定答應。」張見仁拍拍胸脯,肯定的回道,可轉眼就恨不能把自己舌頭咬斷掉。
杜芳華垂著眼簾,輕輕嘆了口氣,半晌才抬眼看著張見仁,苦笑道:「昌華郡主會答應嗎?」
「妳不要在意她,她只是我打發時間的……」張見仁脫口而出,說到一半,又有點心虛的停下來。
杜芳華聞言,緩緩站起身:「那你就去杜家說一下吧!如果同意,我就去找肅王妃做媒,進門做妾,就算扶正,名聲還是不好聽,不如這個時候,把我重病的消息散出去,讓大家都知道,三妹妹名為進門做妾,其實是為了我這個姐姐委屈自己沖喜,這樣皆大歡喜。」
說完,杜芳華慢慢朝內室走去,只是背轉身過去的時候,嘴角勾起的那抹譏諷,無人得見。
「這樣再好不過了。」張見仁撫掌。

接下來,杜芳華重病不治,不久就要離世的消息不脛而走,和這個消息一起流傳的,還有杜清婉甘願做妾為姐姐沖喜,入張家門的消息。
又隔了幾日,杜芳華的好閨密肅王妃設宴,廣邀各名門貴婦,想讓大家認識一下與自己的好友杜芳華姐妹情深的杜清婉是何等模樣。
那日,杜芳華因為病重,不能親身前往,讓大家又不禁開始揣測,她病體究竟有多沉重?
張見仁見一步一步都發展得很好,不由得高興起來,嬌妻美妾,三五野花,接下來他又要謀到一個錦衣衛指揮使的職位,人生可謂得意似春風。
只不過,春風過後就是凜冽的寒風。
杜清婉在肅王府上忽然嘔吐不止,眾人皆以為是肅王府的吃食不乾淨,正心驚肉跳之際,唯有昌華郡主悠悠轉著手中的茶盞,淡淡的說道:「杜三姑娘莫不是有喜了……」
肅王妃不信,趕緊請府醫診治,結果卻是杜清婉已有兩月多的身孕……
堂上一片震驚,尤其是肅王妃大怒,呵斥府醫是庸醫,又拿著肅王的名帖去太醫院連請三名太醫,得到的診斷結果一致。
貴婦們哪個不是人精?都這樣了,哪裡還有不明白的?
清清白白的嫡女閨秀,能歡歡喜喜的去給人做妾?
這分明就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先和長樂侯世子有了私情,知道要瞞不住了,才想倉促進府。
眾人對杜芳華又是嘆惋,又是同情,這樣放誰身上都要生出重病來……

當天,通過肅王妃以及各家貴婦之口,這件事情很快就傳到了皇后耳中,皇后和皇上那是伉儷情深,自然對這樣的事情深惡痛絕。
一轉身,又把事情告訴了皇上。
皇上也是痛恨品行不端的人,其實,勛貴之家,哪裡沒有一點齷齪事?
只是,杜芳華不同,她一個病重之人,還懇請朋友為了自己的妹妹鋪路,實在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
尤其是她最親近的丈夫,親人們的欺騙,更不可饒恕。
只是,沒想到轉變來自於杜芳華。
「臣婦嫁入侯府三年無所出,願意把世子妃的位置讓給妹妹,求皇上能恩准臣婦與世子和離。」杜芳華跪在皇帝面前,祈求道。
皇上見她面色慘白,搖搖欲墜,卻還願意成全別人,於是大手一揮,賜了和離旨意,又把原本屬於張見仁的職務給了別人。
2020-02-12
濯清清 著  
2020-05-27
月朗星稀 著  
2020-06-17
冉兮 著  
2019-11-13
高級甜點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