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502
書  名:王爺假正經(卷二)
作  者:采荇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做為皇族子弟,薛重光從小漂泊在外,多年不曾歸家,
他一心鑽研佛法與醫術,儼然是世人萬分推崇的「高僧」,
原本打算和皇家劃清界線的他,卻一見杜芳華便動了「凡心」,
他「借用」端王身分,請旨賜婚,以迅雷之勢抱得美人歸,
身世未明不重要,和離再嫁又如何?他要的不過是她這個人,
既然嫁給他,冠的就是他的姓氏,所有的風雨,都由他一肩扛起!
人生際遇多變,杜芳華也沒想到自己莫名就成了尊貴的端王妃,
擺脫原生家庭的陰霾,如今有舅家支持、夫君無條件的寵溺,
就算自己成了父不詳的奸生女,杜芳華也有底氣過好未來的生活,
不過,端王爺寵妻無度的名聲在外,給她添了不少的「仇恨值」,
進趟宮,就有人要給薛重光塞小妾,走在路上,還有美人撲過來,
這些想給她添堵的牛鬼蛇神,她自然要「禮尚往來」囉!
除了斬斬夫君的爛桃花,杜芳華還得應付來自至親的陰謀陷害,
幸好有薛重光撐腰,輕鬆化解,以為雨過天青之際,她竟意外被擄……
第三十三章 冠我姓氏


「夫人哪裡是為了求子去廟裡,分明就是忍受不了,才避到廟裡去的,你以為你和溫氏私通的事情,夫人不知道嗎?她全都知道,可她還是放下身段,為你操持家務,侍候你的起居,忍受你的嫌棄……」
老嬤嬤的話彷彿一記又狠又急的耳光,打在杜紹景的臉上,讓他滿面通紅。
他隱約想起了阮氏也曾笑意盈盈的看著他,而他則是冷臉怒對……
「夫人對你是真的絕望了,她才避去廟裡,可誰能想到,避去廟裡卻受到了那樣天大的傷害?誰能想到,半夜會有賊人擄了她去?太太明明吃了避子湯,還是有了孩子……」
「老奴讓她落胎,夫人卻說什麼都不肯,她說,既然避子湯都避不過,那說明這個孩子和她有緣,所以,她要留下。」
「她已經做好了被休妻的準備,一個人去外面生下孩子,是老國公,他怎麼都不肯,他說是杜家對不起夫人,孩子生下來,就是他的親孫,夫人這才留在杜家。老國公都如此的自責,而你呢?你有什麼資格對夫人說三道四!?」
杜芳華注視著老嬤嬤,一字一句的問她:「那第二胎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說是娘給他下藥,我不相信,妳說!」
「呸!」老嬤嬤啐了杜紹景一口,朝杜芳華道:「從夫人生下妳後,再沒讓這個畜生近過身,是老國公夫人,她見國公爺怎麼也不肯休了夫人,就想要一個親生的孫兒,才會想辦法給夫人下藥的……」
杜紹景梗著脖子,大聲說道:「那也不能改變阮氏是個淫婦的事實,她就應該自己上吊死了,還有這個畜生、孽種,我要逐她出杜家,我要讓天下人都知道……」
他彷彿看到了阮氏就站在他的對面,正看著他,嘲笑他,嘲笑他把一個野種當成自己的孩子。
他要把他們母女都給逐出杜家,從族譜除名!
以前,不敢逐杜芳華出門,是因為可以用她換利益,可是現在,她不但把他的爵位給弄丟了,還把溫氏給趕了出去。
他什麼都沒有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好,你儘管去大肆渲染,丟臉的也不是我一個,反正你從來只當杜清婉、杜茂的父親,你從未給過我一個好臉色,我早就說過了,我不想做杜家的姑娘了,沒有享受到尊榮,卻要承擔著責任……」
說完,杜芳華看向薛重光,目光淒婉:「王爺,我們才成婚幾日,你要反悔還來得及,原來我只是一個和離過的女子,現在還要加上父不詳的身分……」
薛重光目光溫和的看著杜芳華,撫了撫她的臉:「妳嫁給我,冠的就是我薛家的姓氏,和別人有什麼關係?只要我薛重光在一日,妳就是端王妃,如果,皇室容不下妳,那就要勞煩妳和我一起在江湖飄泊,風餐露宿,妳……願意嗎?」
杜芳華眼眶發紅,眼淚一直往下掉,不斷的點頭:「願意,我願意……」
她還有什麼不願意的?這樣的她,他都能夠包容,她還能說什麼?
老嬤嬤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解開了繩索,她跪到杜芳華的面前,又是悲傷、又是憐惜的看著杜芳華,規規矩矩的磕了三個頭:「姑娘,以前嬤嬤對不起妳,只想要活命,保全家人,做了那麼多傷害妳的事情,只望我這條賤命能夠讓妳消氣,如此,我也能去見夫人了。」說完,她站起身,快速朝牆上撞去。
所有的人都沒想到會發生這一幕,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不,應該說,有人可以來得及阻止的,但是他卻沒有出手,薛重光攬著杜芳華,默念︽往生咒︾。
他可以救,卻不想救,傷害過杜芳華的人,他有一個、算一個,都不會放過。
老嬤嬤想以命抵去罪孽,卻哪裡有那麼便宜呢?

沒過幾日,金陵城隱約傳出了一些流言,「端王妃是個奸生子」、「端王妃是她母親與人私通生下的……」
流言只在小範圍流傳的時候,就被薛重光給按了下去,但還是被端寧大長公主給知道了。
這個消息,是端寧大長公主的女兒丹陽郡主帶回去給她知道的。
做為少數幾個知道薛重光真正身分的人,丹陽郡主簡直是要崩潰了。
「娘,舅舅簡直是鬼迷心竅,這樣的女人還像稀世寶貝一樣的護著,這成何體統?就不怕天下人恥笑麼?到底那個女人有什麼魅力?不但讓舅舅不顧一切的娶她,現在她這樣聲名難堪的時候,還護著她!」
端寧大長公主冷冷的道:「什麼那個女人,這個女人的,她一日是重光的媳婦,就是妳的舅母,妳不幫著解釋流言,還和那些無知婦人一樣,跟著摻和?」
「那是舅舅,我怎麼能不在意?妳就那麼喜歡那個女人,喜歡到不介意這些?」丹陽郡主懷疑的看著母親。
「我在意這些有什麼用?妳舅舅是會聽我話的人嗎?」端寧大長公主湧上一股無力感:「妳以前也是見過他的,知道他是什麼脾氣,連妳外祖父都拿他沒辦法,我能怎麼辦?妳別管了,皇上只會對這樣的事情樂見其成,巴不得他快點生孩子,芳華的身分也不是她能選擇的,只要她不是那些骯髒地方出來的,皇上就不會介意。」
端寧大長公主雖然想通了,但是有著濃濃的疲憊感,糟心的弟弟,加上糟心的侄子,簡直要坑死她了。
丹陽郡主聽完母親的話,心裡憋屈的離開了,雖然沒再說什麼,碰到有人說閒話的時候還會幫著解釋幾句,心裡卻越發的不待見杜芳華。

杜芳華是不知道端寧大長公主母女倆的心情,就算知道了,她也沒什麼反應。
此刻,杜芳華正準備去青光觀看玉真道長,玉真道長送信過來,讓她去青光觀一趟,說是想她了。
難得玉真道長那樣冷情的一個人說出這樣肉麻的話,杜芳華哪裡會不去?
她知道薛重光在處理那些流言的事情,其實,她很想說,只要薛重光不在意,她就不會在意,但看到薛重光那維護的樣子,她又心裡甜甜的,剛知道身分的那些憋悶也煙消雲散了。
「師傅讓我去看她,你去不去?」杜芳華邊整理帶給玉真道長的東西,邊問一旁正含笑看著她的男人。
「我有一點事情,晚點去接妳。」薛重光溫聲的回道。
杜芳華親了親他的唇角,她喜歡兩人這樣靜靜相處的時光,雖然新婚不久,卻好似老夫老妻般的溫馨。
只是她的唇還沒離開,就被薛重光抱住,加深了這個吻。
等到他的手從衣襟伸了進去,到了小桃子的方位時,杜芳華別開臉,喘了會兒氣,才捶著他:「放開,她們都在外面等著呢!」
薛重光無奈的放開杜芳華,深吸了口氣:「晚上回來治妳。」
杜芳華抿唇,吃吃的笑了起來。

薛重光在杜芳華出門後,帶著貪狼也出門去了,去的方向竟然和杜芳華相同,只不過,他直接去了青光觀的後山,而杜芳華則先去了別院。
青光觀後山溫泉池的深處是一個湍急的瀑布,看起來很陡峭,但薛重光卻一點也不在意,他躍下池中,動作嫻熟的一路穿過,直到山腹之內,那裡有一處隱秘的洞穴。
聽到外面有動靜,裡面有人出來迎接,是七殺:「爺。」
薛重光行到裡頭,七殺遞上乾淨的衣物、棉帕,侍候薛重光換下,收拾妥當,才開口道:「破軍在裡面,想和你稟報關於泰和錢莊一事的進展。」
薛重光頷首,問七殺:「袁琨那裡有什麼動靜?」
石壁上輪盤轉動,開出一道石門,七殺引著薛重光進去,一邊稟報:「暫時沒有動靜,自從他被袁老大傷了子孫根之後,一直在府裡養傷。」
「屬下也查了他的一些事情,沒想到他除了和他的大嫂有私外,和京中一些高官的夫人、小妾都有來往,他之所以和離,是因為他前妻無法忍受這些……」
七殺有點鄙夷這樣的男人,靠女人上位,真是丟盡男人的臉面。
薛重光沉聲的說道:「繼續跟著,隨時匯報消息。」說完,又補了一句:「國公府那邊有異動也告訴我。」
他話音剛落,又轉進了一間石室,裡面的石桌邊已經坐了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
「爺,破軍已經抓到了那位當家夫人,這些年,她一直深居簡出,極少和人打交道,但是每年在固定的時間,都會有北方的人來尋她,因為行事頗為謹慎,屬下讓江湖上的朋友在盯了,暫時還沒有消息傳來……」
薛重光與那男子說了很久,最後說:「你讓破軍把那位當家夫人帶到金陵來,想辦法不要驚動外人,我要當面問她!」
空曠的山腹,偶有穿堂的涼風,薛重光的短髮被吹得輕輕飄揚,他對著空氣一聲低嘆,抖落滿室寂寥,臉上的表情又恢復了一貫的冷清無波,他的手撫過腰間的青竹荷包,堅定剛毅的臉柔和了下來。
雖然有些事情,一旦下定決心,就絕不能再回頭,但是,他慶幸有她陪在自己的身邊。
2014-10-22
一樹櫻桃 著  
2018-05-16
林三酒 著  
2018-05-30
醉後漁歌 著  
2019-09-04
薔薇曉曉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