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503
書  名:王爺假正經(卷三)
作  者:采荇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7-0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歷劫歸來,杜芳華身邊的糟心事絲毫未減,薛重光決定帶她出外散心,
然而,想得很完美的「二人世界」,偏偏有人來煞風景,
有朋自遠方來,肅王妃幾個好友登門,杜芳華當然得好好招待,
那廂,杜芳華忙著調停肅王妃的「家變」事件,
倒是苦了薛重光,備受嬌妻冷落,只能「獨守空閨」,
分明是她見皇后懷孕,說也想有孩子的,他一個人要怎麼生!?
打從薛重光重回皇室,貴為皇帝的小叔叔,自要為君分憂,
帝后鶼鰈情深,盛賢妃雖被貶為采女,但誕育唯一的皇子有功,
如今皇后終於懷上龍胎,太子之位誰屬,就出現了變數,
杜芳華偶然撞見盛采女私會外男,大皇子的身世越發啟人疑竇,
薛重光和杜芳華抽絲剝繭,試圖找出真相,為皇后提供助力,
除夕夜,盛采女偷人被發現,畏罪自殺,不多時,皇后莫名早產……
皇室正值多事之秋,薛重光夫妻倆不可避免捲入漩渦中,
誰知此時,杜芳華的「親爹」居然主動跳出來認女兒啦……
第六十五章 鬧到御前


寬敞的宮室,一片燈火通明,昭慶帝一臉陰沉的坐在上首。
康王妃哭得像個淚人似的,平時見她都是端莊賢淑的樣子,永遠掛著溫和的笑,今日這個樣子還真是讓人不習慣。
邊上有御醫在幫一臉蒼白的康王包紮,袁琨則是如破袋子一樣被扔在一邊。
康王怒視著康王妃,這個蠢女人,真是氣死他了。
沒想到這個蠢女人竟然這樣不管不顧,現在好了,鬧到皇上跟前了,讓他有種羞憤欲死的感覺。
他一想到明日金陵城上至皇親貴族,下至黎民百姓都會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就一陣頭暈目眩,恨不得當場暈過去。
可他不能暈,暈倒了只會給別人添加更多的笑料。
之前康王妃見到康王被傷,對著杜清芳狠狠的扇了幾個耳光,然後也不叫大夫給康王和袁琨看診,讓丫頭、婆子把三人拖上車,直接朝宮裡殺了過來。
杜清芳已經看不出人形了,臉上紅腫一片,見到杜芳華夫妻進來,用刻骨仇恨的眼光看著兩人。
「誰來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昭慶帝不悅的問道。
他沒想到康王妃看起來溫婉得很,可一旦豁出去了,誰都抵擋不住。
宮門口的侍衛明明已經閉門落鑰了,卻硬生生的被她逼得不得不來找他稟明情況。
康王妃也不嚎啕大哭,只是哀哀戚戚的小聲啜泣,一邊哭,一邊把事情的全部經過給說了。
昭慶帝、薛重光、杜芳華三人聽得目瞪口呆,竟然還有這種事情發生?
「誰能想到皇嬸家的姑娘這樣不要臉面,能給人做外室,做外室也就罷了,還偷人……」康王妃哀哀的說道。
薛重光攜著杜芳華坐在昭慶帝的下首。
杜芳華哈欠連天,她連怎麼回到家的都不記得了,睡得正好的時候,就被宮裡來的太監給叫醒了。
看那傳召的太監急慌慌的樣子,她還以為是皇上、皇后誰出事了,
誰知進宮後看到杜清芳五花大綁的跪在那裡,才發現她被人潑了一大盆的狗血,躲都躲不掉,也肯定了先前在夜市上看到的就是杜清芳。
原來那個男人是康王,那就難怪了。
康王妃把話題轉向杜芳華的時候,她正用手掩著嘴打了個哈欠,眼角泌出點點的淚珠。
聽到康王妃的話,她愣了一下,見康王妃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說話也不是太客氣,杜芳華笑咪咪的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瞧侄媳婦這話說得,也太沒規矩了,我家的姑娘不要臉,妳這話委實太傷人了,連大周朝的公主都給罵了進去。我家是哪家?大周端親王府,妳這話的意思是不把我當皇嬸,不把我當薛家人了是吧?」

上首的昭慶帝看薛重光完全一副放任的姿態,頓時目瞪口呆,沒想到皇叔的口味這樣奇特,皇嬸這張嘴也太不饒人了……
雖然他曾經看過靖國公府如何苛待嫡長女的折子,知道自己這個皇嬸很不容易,可沒想到她這樣直白的就和靖國公府撇清關係。
卻見杜芳華還沒說完:「還有,如今我是端親王妃,母親是杜阮氏,侄媳婦一定要記住。」
反正靖國公府都快不存在了,杜芳華也沒什麼好遮掩的,還不如借此機會徹底的和杜家撕開。
杜清芳送進庵堂,一個不留神,都能鬧出這些么蛾子,誰知道杜紹景和溫氏會怎麼樣?只能是加倍的牢牢看著他們。
這個節骨眼上,還不能把他們送得遠遠的。
人總有愣神的時候,而且只有千年做賊的,沒有千年防賊的,還不如直白的撇清。
大晚上的為了點破事就把人給叫醒,康王妃本來是受害者,可說話卻這樣不中聽,完全搞不清楚事件的重點,她不噎回去,還等著被人看笑話嗎?
康王妃聽完,心裡恨杜芳華不給自己留顏面,可自己偏偏還不能發作,杜芳華有縱容她的端王,自己卻什麼也沒有。
康王妃抹了抹眼淚,低聲說道:「皇嬸恕罪,實在是侄媳婦被氣得糊塗了,一時口快,說錯話了。」
康王妃這樣不管不顧的闖宮門,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給杜芳華難堪,有端王的寵愛又如何?把端王府圍得鐵桶一樣又如何?
有這樣糟心的娘家,就夠她頭疼的,沒有娘家的撐腰,就算一時的寵愛,到底不能長久,康王妃就不信都這樣了,端王還會同以往一樣寵愛她!
昭慶帝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壓著怒氣問康王妃:「弟妹,妳這樣大晚上的鬧騰,到底是想如何?」
袁琨找到了,這很好,他也很同情康王妃的遭遇,但卻不喜歡康王妃把事情牽扯來、牽扯去,剛剛就一定要讓人傳皇叔和皇嬸來才說事,已經讓他很不悅。
要不是薛氏王朝血脈就剩這麼多,他哪裡有這樣的好性子坐在這裡聽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康王一手捂著肚子上被杜清芳刺的傷口,大聲的呵斥:「都是妳個沒腦子的,大半夜的來打擾皇上,打量皇上好性子,不與妳這個婦道人家計較是嗎?我倒要去問問妳的父母,妳都是守的什麼婦德……」
康王妃憋著一口氣,怒道:「誰讓你養外室?錯都在你。」說完嗤笑一聲:「你弄回府裡來,我會反對嗎?偏生要偷偷的養在外面,現在好了,被人戴了綠帽子,真是活該!」
康王被氣得手都抖了起來,只覺得被刺的那裡疼得厲害。
康王妃一想到明天她的慘樣就要被人知道,從此沒臉見人,一時沒忍住,放聲大哭起來,哭完了讓皇上一定要嚴厲的懲罰杜清芳和袁琨。
昭慶帝心中正惱火的無處宣洩,聽到「袁琨」的名字,一腔怒火就盡數發洩到了袁琨的頭上,他大喝一聲:「夠了!」
天子的寵愛能讓你風光無限,也能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昭慶帝當下大手一揮:「袁琨與人通姦,殘殺長青侯,斬立決。杜清芳與人通姦,有違婦道,流放三千里,望天下女子引以為鑒。至於康王,私德不修,閉門思過,罰俸三年。」
薛重光在昭慶帝下完旨意後,看向康王:「你是對本王有意見嗎?明知是本王把杜家人送到廟裡去的,你卻還背著我把人給接了出來。」
康王聽了,冷汗瞬間流了出來。
他掙扎著起來要請罪,從一開始進到殿中,端王一言未發,他還以為端王不追究這事情了,沒想到在最後發難。
「皇叔,是侄兒鬼迷心竅,還請皇叔饒恕我這一次……」康王低聲下氣的跟薛重光請罪。
薛重光淡淡的說道:「既然你想管,那以後杜家的人都交給你照看,只是出了什麼事情,發生什麼意外,本王只找你了。」
他的聲音清越好聽,卻讓人感覺到冷漠疏離。
聞言,康王嚥了口口水,原本想要拒絕,但看到薛重光那冰冷的眼眸,只能硬著頭皮應了下來,心裡卻叫苦不迭。

且不說康王和康王妃回到王府關起門來會如何的算帳。
從皇宮裡出來,杜芳華靠在薛重光的懷裡,汲取著他身上的溫暖,低低的問他:「是我錯了嗎?」
這句話是杜芳華第二次問了。
她沒想到杜清芳的心上人竟然是康王!
難怪她對於招贅那樣的不忿,別說康王有了家室,就是沒有家室,康王的身分也不可能入贅到杜家。
情愛果然是面雙刃劍,能讓人上天,也能讓人下地獄。
以前杜清芳對她雖然不熱絡,但也沒有要害她的地步,可自從她斷了杜清芳的情路,杜清芳就完全變了人一樣。
「妳並沒有錯,如果她願意對妳坦白她的內心,也許一切都會不同,不要想這些了,天亮後,我帶妳去郊外的莊子裡住兩天。」
薛重光憐惜的在杜芳華額頭親了一下,他恨不能時光倒回,讓她能夠不必承受這些糟心事,只想她開開心心的。
杜芳華點頭,她很懷念當初在青光觀修行的日子了,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糟心事,去城外住兩天也好,靜靜心。
她需要理一理自己將來到底是如同別的貴婦一樣安分的做個內宅女子,還是同玉真道長一樣,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2020-04-08
沫芷 著  
2019-04-03
流光寂 著  
2018-11-07
暴走的蛋蛋 著  
2019-12-04
宋家桃花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